日照小说网 > 抗日狙击手 > 391.凉水塞牙

391.凉水塞牙

日照小说网 www.rizhaoxsw.com,最快更新抗日狙击手 !

    吃了点心,喝了大碗茶之后,李副官走在前面,冷酷仁紧随其后,冷锋旁边护卫,腰子后面跟进,一行人在街上溜达着。

    “少爷,中国人开的跌打店。”冷锋指着不远处的一家治疗跌打损伤的店铺说。

    “嗯,可以啊,还认识中国字呢。”冷酷仁侧脸看了一眼冷锋,转脸对李副官说,“管家,去跌打店瞅瞅,我的老腰啊,最近疼得厉害。”

    “少爷,你这也叫老腰啊,小妖吧,哈哈。”冷锋笑着说。

    冷酷仁斜着眼睛看了一眼冷锋,没有搭理他,跟着李副官走到了跌打店门口,抬头看着店铺招牌上写的几个汉字“霍氏跌打”,大字上面用汉字写着几个小字“百年老店”,下面用缅语写着一行小字“百年老店霍氏跌打”。

    “霍老板,百年老店,看样子有戏啊。”冷酷仁说着,跟着李副官走进了店里。

    “几位客官好,请问,哪位哪里不舒坦啊?”一个年轻的小伙子过来弓腰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家少爷,老腰,湿气重,要拔罐儿,能不能弄啊?”李副官高傲地说。

    “老腰啊,能能能,少爷里面请。”年轻人说。

    冷酷仁也没答话,回头看了一眼,腰子在外面守着呢,冷锋在店里站在一边了,李副官在前面跟着年轻人进了里屋。

    过了一小会儿,李副官从里屋出来了,对冷酷仁说:“少爷,里面不错,还有一个老师傅,少爷里面请。”

    【稳定运行多年的小说app,媲美老版追书神器,老书虫都在用的换源App,huanyuanapp.com】

    “嗯。”冷酷仁应了一声,走进了里屋,看见一个老师傅站在按摩床边,等候着。

    “客官,这是我师傅,瞧您这气场,就知道您是大户人家的公子,我师傅要亲自为您服务,我先告退。”年轻人说完,退了出去。

    冷酷仁看见李副官就站在里屋的门口守着,就走到了按摩床边。

    老师傅拿起干净的白布,铺在按摩床上,说:“客官请脱掉上衣,趴在按摩床上,我先看看您的老腰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冷酷仁脱掉长袍,腰带上的两把快慢机就露出来了,让冷酷仁没想到的是,老师傅丝毫也不惊慌,甚至看不出任何的惊讶,而是把旁边的小桌子的抽屉拉开,示意冷酷仁可以把快慢机放进去。

    冷酷仁取下双枪,搁进了抽屉里,老师傅关上抽屉,冷酷仁继续脱掉上衣,趴在按摩床上。

    老师傅手拿一块干净的白布,把白布铺在冷酷仁的腰上,按捏了几下,说:“少爷年壮,腰杆子硬着呢,敢问少爷来店里,有何贵干?”

    “我问了,你敢答吗?”冷酷仁说。

    “都是中国人,知无不言,言无不尽,少爷尽管问。”老师傅答道。

    “最近十天左右,有没有听到飞机坠毁的声音。”冷酷仁单刀直入。

    “十年左右方圆三十里之内应该是没有,两个月前还是有的。”老师傅淡定地答道。

    “哪个方向?”

    “代卡伊城西南方向,发生两次爆炸,第一次应该是日本人开火打中了飞机,第二次是飞机落地时发生的爆炸,第二次的声音特别大,我眼睛不好使,耳朵却更灵敏了。”老师傅说。

    “哎呀,太君,好久不见了,太君里面请。”

    冷酷仁一听,是屋外那个年轻人的声音,太君两个字一下子就刺激了冷酷仁,冷酷仁快速爬了起来,伸手去抽屉里拿快慢机。

    “少爷,屋外的太君是常客,您还是趴着别动为好。”老师傅倒是很镇定。

    冷酷仁想想也是,于是继续趴在按摩床上,老师傅继续给冷酷仁按捏着腰部。

    “哎,好好,这几位是?”刚刚走进店里,被称为太君却穿着便衣的日本人用生硬的中国话问年轻人。

    “太君,这几位是来按摩的,他家少爷在里面按摩呢,我师傅正在伺候着他家少爷呢。”年轻人对着太君点头哈腰的,又用眼睛的余光暗示了冷酷仁和李副官,让他们不要轻举妄动,一切有我呢。

    “太君好,太君好。”李副官连忙跟着点头哈腰。

    “嘿嘿,太君好。”冷锋也跟着傻笑着向太君问好,不过冷锋双手交叉着放在腰上,做好了随之干掉太君身后的跟着的便衣小鬼子的。

    李副官看到了冷锋的举动,也向冷锋使了眼色,让冷锋先稳住,看看再说,冷锋装出一副低眉顺眼的样子,没有进一步的动作。

    太君把店里站着的两个陌生人打量了一番,说:“中国人?”

    “中国人,对对,我家少爷的老腰不好,我们慕名而来,百年老店,远近闻名,听说治疗腰椎很有效果呢,就来了。”李副官微笑着对太君说。

    “哟西,哟西,百年老店,的确远近闻名啊。”太君说着,掀开布帘子,就朝里屋走,跟随的小太君站在门口守着,李副官往旁边挪了挪,把守门的位置让给了小太君。小太君绷着脸,一副高傲的样子,不知道是不会说中国话,还是根本就懒得搭理屋外的两个陌生的中国人。

    年轻人跟着进去了,里屋正忙着按摩的老师傅看见太君进来了,连忙停下手中活儿,向太君鞠躬:“太君好,太君的胳膊好些了吗?”

    “哟西,哟西,好多了。”太君一边活动着左边胳膊,一边回答着老师傅的问话,一边盯着趴在按摩床上的冷酷仁。

    冷酷仁趴在按摩床上,脸面朝下,太君看不见冷酷仁的脸,冷酷仁也只能听到老师傅和太君的对话,看不见太君的人,也不知道他身上带着什么武器。

    “少爷,起来向太君问个好吧。”老师傅轻轻拍了拍冷酷仁说。

    冷酷仁慢慢爬起来,装作腰部很疼痛,痛得爬起来都很艰难的样子,起身之后,站在小桌子边,背对小抽屉,慢慢向太君鞠躬,说:“太君好,太君好。”

    “好好,一看上去,就腰伤着了嘛,哈哈。”太君笑哈哈地走近冷酷仁,绿豆眼却盯着冷酷仁身上仔细打量着,“哎呀呀,霍桑的医术高明啊,你看我这只胳膊,军医给我做了手术,可是照旧疼啊,还是霍桑的药酒按摩管用多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是是,霍师傅医术高明。”

    冷酷仁答着太君的话时,太君却一把抓起了冷酷仁的右手,冷酷仁本能地向躲开,可是还是忍住了。

    “哎呀呀,说你是少爷,果真是少爷的福贵相啊,你看这手掌上的两条线,分得很开啊。”太君嘴巴里说着看手相的话,可是眼睛却盯着冷酷仁的手指看,很显然,是在检查冷酷仁的手是不是拿枪的手。

    冷酷仁心想这下子坏了,本来打算打听一点消息就赶紧出城,没想到都进了里屋按摩,却还遇到了鬼精鬼精的鬼子便衣也来治疗胳膊上的伤,真是屋漏偏逢连夜雨,人倒霉了喝凉水都塞牙啊,看来不动手都不行了。

    “太君,里屋外屋的,不都是伤着的吗?要不,一起都治治?”冷酷仁突然提高嗓门,对着门口大声说道。

    李副官和冷锋听到冷酷仁突然大声说的话,立马明白了,露馅了,得动手了。